欢迎访问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

南海钻探遭遇小挫折,但我还会回来的

时间:2017-06-06浏览:166

​科技日报记者 张盖伦

6月1日,“决心”号岩芯实验室日历上的倒计时天数,已经变成了“10”。国际大洋发现计划(IODP)368航次第五站位的钻探工作正在进行。

6.3

航次接近尾声,一切又重新变得顺利。但之前的半个月,可谓真正的“一波三折”。

时间先回到5月25日。中午,时针已指向十二点,

IODP368航次的科学家已经聚齐在了会议室,但一向准时的两位首席科学家和航次项目经理却没有出现。

会议室里,气氛微妙,大家已经听闻了一些坏消息。

五分钟后,三人进来了。他们步履匆匆,仍在讨论着什么。“我们遇到了真正的麻烦。”首席科学家汉斯·克里斯坦·拉尔森说,“刚换上的离合器配件又坏了。”

大洋钻探船“决心”号靠着钻杆节节相连,实现深入海底的钻探。放下的钻杆越多,重量越重,操作钻杆所需的拉力越大。大约10天前,钻井平台传动装置离合器关键配件罢工,一旦下海的钻杆超过一定重量,钻井装置就无法工作。

没关系,坏了还可以修。等待近一周后,20日晚,三个新离合器配件通过补给船运给“决心”号。大家以为就此柳暗花明。

结果刚恢复工作不久,钻井平台绞车刹车就出了故障。于是,又等了两天,等刹车被修好,钻探工作终于得以继续。

然而,出人意料,新换上的离合器配件只撑了三天。

此时,“决心”号已在IODP 368航次第三站位停留了十天,还没有收获任何岩芯。

第三站位是块难啃的硬骨头,水深3867米,预计钻探深度为1640米。如果成功,这将是IODP历史上第五深的钻井。科学家团队想在此钻探到南海稳定扩张期洋盆,它可以为南海从出生到成长的演化过程提供重要的地球化学和地球物理约束。要成功拿下第三站位,本就需要时间。因为离合器和刹车“使坏”,目前所有的冗余时间已经耗尽。

 “我们有两个选择。”汉斯·克里斯坦说,“一是祈祷剩下的离合器配件可以坚持到我们在这一站位打到基底;二是离开这里,去浅水区站位。”

基底岩石埋在海底沉积物之下,要打到基底,就必须打得足够深,放下足够多钻杆,这可能是离合器新配件所不能承受之重。稳妥起见,最好少用或不用这一配件。这样一来,“决心”号最多只能放下3400米长的钻杆。也就是说,从海面到钻井底部,深度不能超过3400米

显然,对目前的状况来说,如果继续留在第三站位,将面临“时间不够”和“离合器随时可能坏掉”的双重风险。

当天下午,首席们讨论了好几个小时。晚上6点,一封邮件躺在大家的邮箱里。它开门见山——“我们决定放弃这一站位。”

26日清晨,“决心”号驶向了北方的新站位。南海稳定扩张期洋盆具体长什么样子?这个答案,还在深深海底。

中国已在南海组织了四个航段共三次大洋钻探。“心里并不好受。”第二次南海大洋钻探首席科学家、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林间说,“大洋钻探以这种方式,向我们展示了科学探索的遗憾与美丽。不过,这也给了我们一个回来的理由。将来我们要找机会,去把南海的故事讲完。”

最后更新 (2017-06-06 16:32)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