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

刘东生: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一个来自环境演化研究的启示

时间:2009-09-24浏览:21

刘东生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同济大学名誉教授。在黄土研究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2002年荣获国际环境科学最高奖—泰勒环境科学成就奖。2003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我所谈的“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是一个比较广的、很重要的课题,但是我所谈的内容却仅限于一个比较窄的范围。我自己曾希望和试图从地球系统科学、环境地质学的实证中窥视科学与人文的融合和发展。

 环境问题研究本身就是环境演化的研究,而环境演化在研究未来的时候更需要认识现在和过去。环境问题需要我们综合地把地球作为一个系统来研究,然而对地球系统的研究,我们知道的比我们需要知道的要少得多。我们在地球科学中把现在或者说最近这一个时代看作环境问题的时代,作为一个单独的有其特殊含义和内容的地质时代来研究,那就是“人类世”。“人类世”是人与自然关系研究的新的视角,也是从地球环境科学和人文科学中寻求自然科学走向和实践的新的途径。

环境问题现在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主要障碍。《寂静的春天》这本书在上个世纪60年代出版,被人们称为人类对环境的新的觉醒。这本书的出版,在促进环境、人文科学发展的同时,也促进了自然科学的前进。几十年来,环境科学的研究在空间范畴表现为从治理三废扩大到保护区域环境,而今到考虑全球性的全球变化的研究;在时间范畴表现为对现代物理化学生物过程进行分析,进而企图对人类和这个星球的未来有所预见,同时也大大地提高了人们对环境演化及其机制的一个重要方面——人的驱动的现实意义的认识。

举一个例子来说,当人们沉浸于征服自然的乐趣当中的时候,盲目改造自然的恶果悄然袭来。例如水资源的问题。我们知道生产1吨小麦要1000吨水,生产1吨玉米要1200吨水,而生产1吨稻米则要2000吨水。我国西北地区人均水的占有量仅是1781吨,与全国的平均人均占有2200吨还差得很多。所以由于水资源的不足而影响农业的生产是很严重的,再加上自然灾害,那就更厉害了。这样的情况又造成了土地的不合理利用,所以荒漠化的面积在我们国家有很大的扩展,现在有267.4万平方公里土地已经荒漠化,占国土面积的27.9%,在西部地区更要大。对于荒漠化的治理,在过去3年,国家投资了110亿元,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除了这以外,我们还可以看到温度上升带来的影响:据估计,如果气温上升1摄氏度,海平面要升高10厘米,而全球3/4的大城市和占40%的人口都集中在离海岸不过60公里以内的地区。

至于说生态环境的破坏,比如说森林的砍伐,大家很难估计生态失衡对经济的影响。有人说,生态环境的价值可以估算。印度一位学者提出来,一棵50年的大树所产生的氧气、吸收的有毒气体、防止大气污染的作用、增加土地肥沃的作用、土壤水分含量的作用以及为鸟类和兽类提供繁殖场所的六项作用加起来,得出来的生态效益是19.6美元。在我国神农架保护区,50年以上的树有50万株,按这样来算的话,神农架这个地区就自然资源本身来说,生态效益可以大于1百亿美元,赶上2003年整个上海市的GDP总值。可是现在这个地区仍然是比较贫困的地区,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应该更好地注意。
 
地球环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各圈层之间的相互作用在时间和空间纬度上都是无比精确的,事实告诉我们人类活动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地质营力。现在我们需要从新的视角来考察今天的地球系统,也就是“人类世”。

之所以提出“人类世”这个名词和概念,是希望我们国家有更多的人能够对它进行研究,特别是从科学与人文的视角,更加深入地研究“人类世”。“人类世”是地质学上的名词,我们说250万年以来到10万年,这叫作“更新世”;10万年以来是“更新世”的晚期;到了1万年,我们叫作“全新世”。而现在提出来的“人类世”,就是从1万年里边,我们再提出来一个新的地质时期。我们需要研究“人类世”,是因为我们国家的土地、历史、人民更有条件为科学做出更大的贡献,解决我们的环境问题,达到科学地发展。

“人类世”这个概念的提出,可能是地质学上又一次飞跃。大家知道板块构造学说的提出,是地质学的一次自然科学史的革命,而为解读自然科学问题提出的“人类世”,将可能是地质学的一次自然人文科学史的革命。

 (本文摘自作者在中科院研究生院的“中国科学与人文论坛”上的演讲,据录音整理,内容有删减。)

 

摘自中国科学院网站 

最后更新 (2009-09-24 14:59)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