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

南海:不仅是国防热点

时间:2012-10-17浏览:24

原文发表在:http://news.kedo.gov.cn/comment/zjjd/265343.shtml

南海是西太平洋最大的一个边缘海,面积约35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16个广东省。她北部和西部濒临亚洲大陆,东部和南部被一系列岛弧围绕,形态像一个半封闭的菱形。南海是介于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的海上走廊,每年通过船只的吨位占世界船舶总吨位1/2,是苏伊士运河交通流量的两倍、巴拿马运河交通流量的3倍,世界贸易总额约15%是通过这条通道实现的,其航运价值可见一斑。不过南海在全球能源及科技领域更为重要。

年轻的“第二波斯湾”

  南海不仅面积广阔,海底地形也相当复杂,可分为三个呈环状分布的单元。外缘是宽缓广袤的大陆架,水深不足120米,面积几乎是整个南海的一半;大陆坡是地形变化最剧烈的地区,水深从数百米降到数千米,而大量的岛礁、海山也在这里分布;中部地区是超过3500 m水深的中央海盆,最深处位于马尼拉海沟,深达5377 m。其中,陆架和陆坡的地壳是陆壳,而中央海盆的地壳属于洋壳。

  

南海地貌1

南海地貌

   与地球46亿年的年龄相比,南海极其年轻。南海形成演化的历史,其实是中央海盆的扩张史。在三千万年前,当时的南海是一个狭长的海湾,由于地壳运动,这个海湾向南北两侧变得越来越宽,面积越来越大,直到一千六百万年前,中央海盆的扩张结束,不再变大,在海盆的中央留下一段东西向的海岭,黄岩岛就是这条海岭中的一座海山。

  后来由于板块的相互作用,而菲律宾等一系列岛屿从南方逐渐被推移到现在的位置,南海从开放型的边缘海逐渐演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地理格局。

  在中央海盆的扩张拉伸的过程中,南海的陆架、陆坡也发生着裂谷作用,发育了很多大大小小的裂陷盆地。

  南海周边的河流携带的泥沙量非常大,这些陆源物质输入南海之后就把这些裂陷盆地填充起来,同时填充进去的还有来自海洋与陆地的各种有机质。盆地中沉积物的厚度可以达到几公里,经过数百万年的地质作用之后,就在南海形成了丰富的油气资源。

  据估算,所有南海沉积盆地中,石油蕴藏量约230-300亿吨,天然气资源量约为16万亿立方米,相当于全球储量的12%,有“第二波斯湾”之称。
  
  

南海演变

南海的演变过程(图片右上角数字为百万年,据Robert Hall, 1995)

开发面临技术、政治两道槛

  南海的油气大部分蕴藏在深水区域,而深水区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面临着高技术、高成本、高风险的特点,受到恶劣自然环境与储藏特性的限制,开采起来非常困难。南海地区常年高温高湿,风浪较大、台风频繁,在海上钻井时要考虑潮汐、海流、风暴潮以及水深、海床稳定性等各种因素,而这是陆地钻井无需解决的问题,因而海上钻井设备结构复杂、技术要求更高,因此提高了深海油气开发的成本。

  我国长期以来,并不具备深海油气勘探开发的技术能力和经济实力,但现在随着经济高速发展、综合国力的提高,开发南海深海油气资源已经取得了重大突破。2012年5月9日9时35分,我国首座自主设计、建造的第六代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海洋石981”深水钻井平台钻具启动,9明38分钻具触及1500米深的地层,钻井平台顺利开钻。这是中国石油公司首次独立进行深水油气勘探开发,使我国成为第一个在南海自营勘探开发深海油气资源的国家,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但严重影响南海油气资源开发的,是地缘政治因素。

  20世纪中期以前,我国对南海的主权并没有引起其他国家的争议。但在70年代之后,由于丰富的油气资源,使南海在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之后的战略意义迅速扩大,南海周边国家不断采取各种方式,侵犯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管辖权。4月11日黄岩岛事件就是菲律宾最近的一次挑衅行动。

  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通过,提升和海洋岛屿的价值。公约中“以陆定海”的原则和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规定,使得一个岛屿的拥有相当于拥有了周边43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主权国也就拥有了该海域内所有资源的勘探、开采、开发的权利。因此南海周边国家不遗余力的抢占岛礁、宣示主权,与我国在海洋划界、岛礁归属、资源开发、渔业生产等方面制造摩擦,并在近年来不断地升级。目前南沙群岛的大量岛礁已被其他国家抢占,相关国家在南海开采了1380口油井,但我国还一直坚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对海洋资源被掠夺的现状保持了高度克制。我们相信南海问题终将会解决,因为这涉及到我们国家的领土完整和国家安全。

南海诸岛1

南海诸岛

科学研究揭示过去与未来

  南海的资源开发利用离不开对南海的深入研究,而南海的科学研究并不仅限于此。目前南海早已成为国际学术界研究的热点地区,原因在于它位于地球最大的大陆与大洋之间,是地球表层系统中物质、能量交换最剧烈的地区,在南海中保存的沉积物,完整的记录了数百万年来地球环境变迁的历史,为研究过去与未来环境演变提供了重要依据。

  2011年启动的“南海深部计划”,是中国海洋学界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基础研究计划,将采用一系列新技术对南海海盆进行探测,揭示南海的深海过程演变与环境效应,探索南海演化的“生命史”。

  现在,对南海的科学研究,中国科学家已经走向国际前沿,保持在南海科技域的优势,不仅是中国科学界义不容辞的任务,同时通过国际合作联合周边国家共同研究南海的科学问题,也将推动民间外交、促进国际友好往来,这对于维护我国在南海主权也是至关重要的。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