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

新生座谈会感想(二)

时间:2011-10-31浏览:38

科学的树姿

(供稿:李琛) 

“科学”在华夏卷帙浩繁的史册之中,一直是多变而奇特的形象。

它是千年前实用主义四大发明改变世界的惊鸿一笔;它是近代中华被列强坚船利炮强行打开的,“师夷长技以制夷”的耻辱觉醒;它是红色疯狂蔓延的十年后,一代人被压抑损坏的志气与理想的尽情喷瀑;它是改革开放浪潮中,全国现代化的大环境下,被高高举起的生产力大旗——

它是那么多其他的东西,承载了那么多复杂的情感与期冀,唯独不曾,以其本身的纯粹在中国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这是科学的尴尬,而今,亦已成为这个国家的尴尬……

我们说着科教兴国,我们说着科技改变经济,我们说着这个那个新的研发项目一年又能产生多少多少亿的收益……我们在科学的某些萌芽尚未生发之时,便前瞻性的考虑到了秋实的丰硕,而常常忘却了科学本身作为一棵树的存在的挺拔与伟岸。诚然,科学不是无视世情民生的傲慢存在,开花结果亦是人所乐见的盛景,但一棵树就应该以树的姿态被欣赏呵护,就应该被人们珍视那构成秀颖身姿的粗糙枝干,被人们珍视那深入泥土的静默而坚韧的根,不然如何有四季繁茂的活力,如何得日夜厚重的年轮?

正如汪先生所写所说所做的那般:“科学应该是一种文化,一种内心的冲动。”只有让科学以文化的形态生生不息,让这土地上的人们发自内心的受到好奇心与热情的驱使,才能为科学事业源源不断地输送纯净的新鲜血液,使功利主义与其催生的学术造假无所遁形。

我憧憬先生在德日两国所见之科学文化的茁壮,却也清楚要让这一理念深入民心是多么浩大而长期的工程;我难以用绵薄之力抗衡这个社会幕后的推手之力,公车上书在这样的时代未免也苍白和幼稚了些;但我所坚信的是,要让科学成为一种文化,至少可以从大学开始,或者像那句已然泛滥的箴言——从我开始。若这科学是一棵树,便让少年们受大学的感召,去做它足下的沃土,去融入它粗犷的虬枝,去拼接成它一圈圈的年轮……有朝一日让少年们这般对那个科学文化的宏伟蓝图宣誓吧——“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而若是这星火真能从大学起,燃点整个华夏,当日我向先生提出的“谁来为纯粹的科学梦想买单”的问题,该也迎刃而解了罢。

思绪蔓延出这不成章的文字,权作是那个热血沸腾的夜的一点纪念罢。怎能忘得了彼时先生以他令人崇敬的深度和广度诠释的大师风范,以及用他的历练与智慧在科学这大书的字里行间做下的独到见解……是有多少的少年那晚紧紧握了拳头,道一句“若有一日,我当如他”——而我们都明白,这是实在的震动,绝非笑言。

                                                                

最后更新 (2012-07-12 10:23)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