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

特别的“海上学期”(二)

时间:2017-04-07浏览:15

   在每天两班倒的工作中,时间都已模糊,若不是每次周五的邮件通知提交weeklyreport,今天星期几似乎都淡忘了。不知不觉中我们在海上已经工作了快八周了,昨天(4515点)我们回收了最后一个岩芯。意味着IODP367航次已近尾声。在过去的近两个月时间,特别的海上学期也见证了种种历程。

zui

咫尺也是距离

         若把南海浓缩在A4纸上,本次钻探的两个站位的距离不到1厘米,但实际钻探的深部沉积不能用迥然不同来形容也可说大相径庭。最明显的是,在本航次的第一个站位U1499,红色的泥岩有近170米,而临近的U1500却不到80米,而且红层下面是60米厚的深青色泥岩,最令人意外的是在这层泥岩之下的砂岩里不仅发现有孔虫,而且数量、品种颇丰,年龄竟然在中中新世。而上覆的青色泥岩面的古生物化石年龄却早已到了早中新世-晚渐新世,虽然在荧幕中里常现穿越时空,而在地史中却不可能,若是非原位沉积,那定是搬运或滑塌而来,这样一层厚厚的泥岩似乎说明早期南海涨裂后动荡的沉积环境,随后才归于平静。而在随后的玄武岩岩脉中发现的超微化石又把我们拉到了渐新世,这也造成了我们极大的困惑,或者此地的沉积超乎我们的想象,或者对早期南海的认识还不够,无论如何生物化石不会说谎,沉积也不会说谎,南海早期的神秘面纱还没有完全揭开,一切只待我们更多的航次后研究。而在U1499站位看到的令人费解的砾石层却没有出现,取而代之是我们期盼的基底岩石。

DSCF7821

主角的回归

         还清楚的记得在U1499站位岩芯刚上来还未打开之时,当大家透过塑料管看到有石头出现时的惊喜,而当岩芯打开,经过岩石学家仔细的辨认后,最终确定是砂岩砾石时,原先以为碰触到基地(basement)的喜悦随之减淡。所以当U1500站位在岩石上岸时(32418点),开始大家都以为还是砂岩,就连项目经理Adam也在他休息之前发的最后一封邮件中说“8.34 m of Massive Sandstone”。在午夜两班交接时,中科院广州地化所的黄小龙研究员经过细微的观察并在显微镜下看到斜长石的矿物构架时确认是玄武岩,不是砂岩。这次我们是真正触摸到了基底岩石!那天晚上每个人都很兴奋,我赶紧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我们小组的岩石学家Mike(之前的一次报告曾经自称一个做了30多年岩石学工作的人来进行沉积学报告),他拿着岩石学家的特别武器(放大镜)匆匆上楼了。我也用相机记录下了这特别的时刻。所有的岩石学家也从开始时自嘲为沉积学家打杂的配角回归到本次航次应有的主角地位。25日中午交接会议时,当天的第一个报告,黄小龙为大家汇报了岩石学家对这些岩石的认识和证据时,得到了大家热烈的鼓掌。 

岩石的述说 

        随后的这些天,钻探从沉积岩转向玄武岩,钻头在海底一千多米以下缓慢的艰难深入,而对我来说则是又碰到一个学习的好机会。通过在网上查阅资料以及Mike,刘志飞,黄小龙,钟立峰几位教授的现场教学下,我从上船之前的岩石盲到现在也能跟上大家的英语讨论,不能不感谢这次特别的海上学期。看着一根根或长(massive)或短(pillow)的岩石,或有玻璃冷凝边或挤压断裂的边缘,似乎几千万年前一场场或大或小,或急或缓,规模、程度不同的滚滚熔岩流就展现在我们眼前;而或直或折或如树枝般盘错的岩脉,或宽或窄的岩晕,以及或红(红层沉积)或白(碳酸盐)或绿(蚀变物)的填充物,又仿佛在述说他们喷出后经历的沧桑。一直很佩服地学家的想象,一把土,一粒沙,一颗石,都可以告诉你一个曾经的沧海桑田。

在显微镜下,用炫彩斑斓也不及形容岩石的晶体结构之美。转动镜头光源,明暗变化,长短不一的长方体型斜长石,由粉及绿,黄到蓝色彩变换,大大小小的辉石,偶然可见如蓝宝石般漂亮的橄榄石,以及填充有不同物质的圆形气孔,还有如河流般的脉体空隙,特别是某个薄片中的大转弯,犹如外滩的黄浦江,右边错落的斜长石等矿物如陆家嘴的高楼般密密麻麻。让我佩服大自然的杰作,一切的美都是独一无二。

 

       U1500站位水下钻探深度达1529米,据统计是大洋钻探开始以来钻探深度的第七位。而第一位是位于东赤道太平洋CostaRica 海岭的504孔(水深3474米,水下钻探2111米),该站位从1983年开始历经8个航次的多次重复钻探研究。可见,虽然南海的钻探已经有三次,但还远远不够。南海地理位置特殊,处于几大板块交汇处,亦受到季节性转向季风,西太平洋暖池以及厄尔尼诺气候的影响,可以说是研究大陆破裂、季风气候演变的天然实验室,也注定了南海非比寻常的复杂。在特别的海上学期,我们有对钻探的疑惑,也有新发现时的喜悦,既见证了变幻的沉积演绎,也触摸了早期张裂时的基地岩石。本次的特别的海上学期即将结束,而其他研究者的海上学期才刚刚开始,南海的钻探还在继续,海洋的探索仍在前行。(李丽于“决心号”钻探船,201746日)

最后更新 (2017-04-07 10:52)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