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

听课日记(连载6)

时间:2011-07-17浏览:24

    7月16日

     快速气候变化(Abrupt Climate Change)便是今天的课程,这让我想起了两部灾难片《后天》和《2012》。这两部影片在给我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的同时,也让我有过许多关于地质灾难的思考。或许很多人都会觉得这是杞人忧天,但听完今天关于快速气候变化的课程,让我有一种电影情节即将在现实生活中上演的感觉。

    虽然心中依旧萦绕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恐慌,但当前首要问题是正确的认识快速气候变化

这种现象,并且弄清楚其产生机制。在这些科学认识的基础上,我们才有可能预防快速气候变化带来的灾害。课堂上,Larry Peterson教授从快速气候变化在南北半球的证据开始,继而又介绍了快速气候变化的研究进展,接着又为我们详细介绍ITCZ(The Intertropical Convergence Zone),最后从全球范围内各个钻孔的研究情况讨论快速气候变化的形成机制。虽然对于快速气候变化的形成机制都是假说阶段,尚未有许多问题有待解决,但Larry Peterson教授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让我们对快速气候变化有了全新的认识。

快速气候变化是从千年尺度上讨论全球气候变化。就像Larry Peterson教授的比喻那样,轨道尺度变化是调光器,它变化较缓慢连续。而千年尺度变化像开关,变化迅速,且又无法用米兰科维奇理论来解释,然而它又与人类的生存发展息息相关。从南北半球高纬翘翘板模式到ITCZ假说,科学家们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探讨,但快速气候变化始终蒙着一层薄纱,神秘而又引人注目。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有许多关于气候变化的问题悬而未决,但近年提出的ITCZ假说或许会给这个问题的研究带来新的生机。科学是一步步前进的,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快速气候变化问题会被科学家们抽丝剥茧般逐个解决。

面对气候变化这种全球性问题时,或许更多的时候我是一个旁观者,不能为研究工作提供很多有建设性的意见,但地球是我们共同的家园,我们应该时刻关注这个全球性问题。感谢Larry Peterson教授让我们对它有了更新的认识!

学号:MGS11084       姓名:王琰        院校:中山大学

 
返回原图
/